276 齊成

    李桂芬被花蟬衣的無恥氣的說不出話,這時,花陵游突然扯了扯花蟬衣的衣袖:“姐姐,你就幫幫娘吧。”

    花蟬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娘來京里給人做工,已經好幾天沒吃過飽飯了,姐姐幫幫娘,日后我報答你行么?”

    花蟬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怪癖,見到小孩子,尤其是漂亮的小孩子來求她,她便心軟了,這么多年這毛病始終改不掉。

    其實若只是見見那個陌生男子的話,真不是什么大事兒,花蟬衣就是這些年以來,心中對李桂芬憋著口氣,和她有關的花蟬衣就不想插手。

    花陵游軟軟的一求,花蟬衣干咳了聲,轉過了頭去,半晌才道:“那個男的,如今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她不好貿然答應,對對方知根知底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李桂芬一聽,便知此事有戲,連忙道:“那人姓齊,在顧府做侍衛的。”

    “顧……哪個顧府?”花蟬衣覺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,如今聽見這個姓,心頭不可避免的一跳。

    “咱們京里,還有幾個顧府?自然是顧將軍的府邸了。”

    侍衛的話,若真有什么變故,脫身應該也容易……

    花蟬衣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說罷,順手在花陵游的小腦袋上摸了一把:“入趙府后好好長長出息!”

    李桂芬大喜,拉過花陵游連連道謝,抬腳準備離開時,花蟬衣突然叫住了她:“回去告訴趙家人,最好別打什么其他的主意,不然你和趙太醫做的齷齪事兒,我不介意捅出去鬧的人盡皆知。”

    花蟬衣對趙家的人品實在信不過。

    李桂芬倒是沒想那么多,聞言氣笑了:“你威脅我?你以為你能鬧大?旁人會信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,花家人還不能么?你猜,我若是讓花銅柱知道你在哪,他會顧慮趙家權勢么?”

    李桂芬聞言,稍微想了想花銅柱那副無賴嘴臉,果然不答話了,應下后,牽著花陵游離開了,離開前,不忘同花蟬衣道:“過幾日你在學堂內請一天假,到時候時間地點我會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第273章 那個姓齊的侍衛名叫齊成,和花蟬衣約在三日后見面。

    當他得知趙家找了個寡婦來糊弄他時,心頭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盡管他早就知道趙家人想退親不是一天兩天了,一直礙于臉面沒好意思說,可是找個寡婦前來,未免太惡心人了!

    齊成直接將見面地點定在了一個路邊的小攤販,花蟬衣去的時候,齊成極不耐的一眼掃了過去,還是微不可查的被花蟬衣的樣貌驚艷了下,隨后見她盤著婦人頭,那股驚艷便煙消云散了,隨之而來的是深深的厭惡。

    齊成看著花蟬衣,突然冷笑了聲:“寡婦也跑出來做這種事,如今世道還真是變了!”

    花蟬衣沒想到自己還未落座,便受到了如此批評,便也毫不客氣的批評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齊公子若是有機會見趙二小姐,也不必來見我區區一個寡婦了,地方找在這兒,齊家如今落魄至此了么?”

    花蟬衣倒不在乎得罪人,反正今日便是奔著讓齊成退親來的,他既然說話還那么不客氣,花蟬衣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同他客氣了。

    花蟬衣大概猜的到,齊成之所以這么大的火氣,是因為覺得趙家此舉深深羞辱了他,不過既然是趙家羞辱的,她可沒必要忍著。

    齊成要了壺劣質的茶水,冷嗤道:“和你見面還用專門挑什么地方么?我如今再顧府,也就是顧將軍的府邸當差,每日忙的很,有話就直說吧,我還忙。”

    齊成語氣中透著微不可查的傲氣,雖然他只是個侍衛,可是同顧府扯上關系,仿佛便高人一等了似的。

    難怪趙府這么想退親,姓齊這孫子沒多大本事倒是挺傲氣,趙新月沒嫁給他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花蟬衣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直說了,我也就是來走個過場,齊公子這么……英明的人,想來也看得出趙家人的心思,趙府不好意思退親,若是你去退親,對趙小姐的名聲又不好。你們推到我身上,我無所謂,你隨便找個機會退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盡管齊成本意如此,可是花蟬衣說的如此無所謂,還是令他有些不滿,覺得不僅趙家人看不上他,就連眼前這么個小寡婦居然也敢看不上他?他本以為,花蟬衣會纏著他,想辦法嫁給他!

    齊成感覺自己受到了不小的羞辱,盡管花蟬衣只是就事論事。

    齊成尖酸刻薄的開了口:“你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配不上我最好!也免得我多浪費口舌。”

    齊成說完,冷著臉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一路憋著火氣回到了顧府,恰好撞見了準備出府采購食材的花馨兒。

    花馨兒見到是他,害羞的垂了垂頭,這齊成還是有些本事在的,聽府中丫鬟們說,齊成很快便能升做府中的侍衛首領了。

    雖說這齊成樣貌上其貌不揚,花馨兒也不曾放過。

    見到花馨兒這般模樣,齊成憋悶的心總算舒坦了許多,對著她露出了一個自認風流無比的笑,這還是他昔日無意中見顧承厭對府中下人這么笑的,當初一堆丫鬟紅了臉。

    只是齊成并未意識到一點,他沒有顧承厭那張比女子還精致的臉,此時露出這東施效顰的一笑,透著三分猥瑣在里面。

    花馨兒倒還很配合他,羞澀的主動開口道:“齊大哥這是去哪了?”

    二人說了會兒話,齊成在花馨兒這里找到了優越感,很快便將花蟬衣那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寡婦拋之腦后了。

    花馨兒見齊成對于自己的吹捧很是受用,連忙追問道:“齊大哥今夜當值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聽聞今晚南平街有燈會,齊大哥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花馨兒入顧府有一段時日了,對于自己究竟有沒有可能引得傳說中的顧將軍注意大概心中有數了。

    因為顧府的丫鬟入府前幾乎都或多或少的有過這種念頭,其中不乏有比花馨兒強出許多的。

    花馨兒便收了那莫須有的念頭,將目光落到了顧府的侍衛身上。

    齊成打量了花馨兒一眼,見她模樣還說得過去,又對自己崇拜不已,一看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妞兒。

    若是能騙來緩解一下寂寞,倒也未嘗不可。

    思及此,齊成露出一個自認風騷的笑來:“我今晚不當值,帶你去玩玩兒,給你買些好吃的來,瞧你瘦的!”
  http://www.vyhgy.club/txt/98657/2649893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yhgy.club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猫头鹰乐园APP
下载微乐麻将 竞彩比分指数 gpk钱龙捕鱼挂 网上的棋牌是真的吗 陕西11选五遗漏查询 850棋牌水浒传全屏 江西江西十一十一选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北京汽车pk10 查找快乐八开奖结果 一天能赚100元的app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广西老友玩十三张 重庆快乐10分钟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