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閣_筆趣閣 > 田園小針女 >第七百三十章 偷花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七百三十章 偷花

    在茅子珩的印象里,他這個表妹一直是這樣纖細哀婉憂愁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覺得表妹自幼失怙,難免會多愁善感了些。

    可他卻從未想過,他娘已經對表妹傾盡了一腔母愛,可表妹是如何回報他娘的呢?

    當然他也不是在指責表妹有錯,只是覺得,自己這多愁善感總說自己是可憐人的表妹,未免有點……

    有點兒涼薄。

    茅子珩還自省了一番。

    說起來,他娘對他也是極好的,總為他操心著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做的呢?

    為了妤兒妹妹不惜忤逆他娘,甚至最近這些日子,先生那兒也時常不去,經常跑到妤兒妹妹的院子里來照顧病弱的妤兒妹妹……

    他娘什么都知道,卻什么也沒說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娘對他最大的期許便是當一個好的慶真郡王,管理好封地,讓封地的百姓能夠安居樂業。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也是如何當好郡王,他也是這樣認定的……

    可他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啊!

    卞思妤看著茅子珩那副如夢初醒的神情,冷汗涔涔而下,心中只道不好。

    這幾日,她太過得意了,得意的有點忘形了!

    卞思妤的眼淚說來就來,哭著去拽茅子珩的袖子:“子珩哥哥,你相信我,我沒有……只是我一想到要跟你分開,就難受,所以才覺得自己可憐……”

    茅子珩又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姜寶青在一旁嘆了口氣,繼續火上澆油:“所以你可憐你就可以去傷害郡王妃了?相比之下郡王妃才是最可憐的吧?”

    茅子珩一想起前些日子他娘連哭都不肯讓他看見,只在無人的時候偷偷落淚。若不是有次他撞見了,他都不知道他娘那般傷心。

    這是為什么?

    還不是怕他見了心里難過!

    再看看眼前仿佛整天都在落淚的表妹,茅子珩神色大震。

    看著茅子珩的神色,卞思妤還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卞思妤渾身都微微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她忍無可忍的霍然起身,看向一派清風朗月悠悠閑閑的姜寶青:“你,你這是在中傷我!我沒有半分想要傷害姨母的意思!”

    姜寶青冷靜的指出:“可你做的事,都是在傷害郡王妃啊。做錯了事還這么理直氣壯不覺自己有錯,卞小姐真是讓我嘆為觀止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說!”卞思妤漲紅了臉,她見過囂張跋扈的,也見過怯懦無能的,但像姜寶青這樣慢條斯理有理有據不慌不忙把她給扒了個干凈的,她還是頭一次遇到,幾乎是方寸大亂,“你說這些,故意中傷我,就是為了你那小姑子!她正在跟子珩哥哥說親,你這般抹黑了我,不就是想讓子珩哥哥對我心生芥蒂,繼而去娶旁的女人嗎?”

    卞思妤捂著臉,哭得一顫一顫的,那瘦弱的肩膀也一抖一抖的,看著可憐極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疼惜了這么久的表妹,茅子珩見卞思妤哭的這么凄慘,還是手足無措的上去哄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是,以往那心疼到一抽一抽的感覺,卻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姜寶青見卞思妤已經辯無可辯,只得用“哭”這個大招來攪局了。

    她聳了聳肩,慢條斯理的起了身,背起了放在石桌上的藥箱:“我說這些,無非是看著卞小姐每次裝可憐還要把我扯進去,有些不大開心罷了。卞小姐若是真的覺得跟我那小姑子有關,那便有關吧。”

    她轉身準備離開,只是離開之前,她意味深長的又留下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世子是個聰明人,好好想想,最可憐的,到底是誰吧。”

    其實這種事,那是真的不能細想。

    到底誰可憐,這事根本沒有一個統一的評價標準。

    從前茅子珩定然覺得他這個表妹是最可憐的,可今天姜寶青幫他從另外一個方向看待這個問題,那就是把原本只有一個選項的必答題,變成了兩個選項的。

    順便還幫著郡王妃狠狠刷了一波籌碼。

    日后卞思妤再賣慘,這位小世子八成就會想想了,他的妤兒妹妹是真的可憐嗎?

    那比起他母妃呢?

    姜寶青在卞思妤的哭聲里,含笑離開了院子。

    走出院子許久,到了一處隱蔽的拐角,姜寶青這才看向覓柳:“弄到了嗎?”

    覓柳有些緊張的從袖子里拿出一朵藍色的小花來。

    方才卞思妤捂臉大哭,院子里兵荒馬亂時,姜寶青朝著覓柳打了個手勢,指了指院子里那一叢藍色的小花。

    姜寶青滿意極了,感嘆道:“還是覓柳懂我啊。”

    尋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:“大奶奶這么說,奴婢可要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說錯了。”姜寶青自然的將背上的藥箱遞給了尋桃。

    覓柳左右看了看,見四下無人,這才顫巍巍的將手上那朵藍色的小花遞給了姜寶青,額角上都沁出了細細密密的汗:“奴婢長這么大,還是頭一次做賊……做的還是這‘偷花賊’。”

    姜寶青笑得不行,接過那朵藍色的小花。

    藍色小花生得不算大,像是一個小鈴鐺。這般捧在手上細細看了,才發現小鈴鐺里還有細細長長的蕊,蕊心的顏色有些近乎于青色,夾雜在一大片艷藍色中,還真有些看不大出來。

    姜寶青神色一變。

    覓柳見姜寶青神色驟然變了,不由得也緊張了些:“大奶奶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姜寶青用帕子小心翼翼的包起那朵藍色的小花來,放入懷中,搖了搖頭,道:“這花讓我想起件事來。眼下不太好下定論,等我回去再好好查一查資料。”

    看著姜寶青神色那般肅然,覓柳跟尋桃似是意識到了什么,微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姜寶青又去打開了藥箱,從藥箱里翻出個青玉色的藥瓶來,從藥瓶里倒出兩粒藥丸,遞給了一旁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尋桃:“喂給覓柳吃。”

    覓柳臉色也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,她家大奶奶用來拿藥丸的手,是左手,并不是常用手——電光火石間,她突然意識到了什么!

    方才她家大奶奶,用右手,接住了那朵藍色的小花……

    覓柳嚼碎了尋桃塞入口中的藥丸,一股略帶甘味的澀味在口中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將那藥丸咽下后,覓柳壓低了聲音問道:“大奶奶,那花……有毒?”
  http://www.vyhgy.club/txt/87536/2649893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yhgy.club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猫头鹰乐园APP
篮球比赛比分预测 澳门永利棋牌官网? 幸运飞机pk10软件 河北排列7 90vs足球比分官网 浙江快乐彩 中国传统麻将4399小游戏 3d试机号后专家* 哈尔滨麻将群无押金5毛 网络版足球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快乐飞艇,快乐赛车全天计划 北单比分开奖查询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重庆麻将怎么算胡牌 3d杀一码连对